面對於自己無緣再度穿上制服去上學的事實

fact
靜雅的退學處分已經在昨天寄來了,
她的衣櫥上依然掛著自己的高中制服
其實她是很想穿著制服上學的,
但她很明白自己會弄到這個局面,
自己也是有一部分的責任的,
儘管她不大能接受這個事實,
可是她就算穿著制服去上學,
過去那個如此司空見慣的校園生活,
也已經回不去了!
她的母親在一大早就準備出門上班前,
就已經多次提醒她等等起來要去工廠幫忙了,
她的人生現在在這刻起已經被和同儕們畫下了不同的道路,
她不知該怎麼扭轉的這個既定的事實,
所以她也僅是默默地坐在窗邊,怨嘆著怎麼會變成這樣。